Stan's{自留地} » 2007 » December

Polaroid.

December 29th, 2007 / 18:18.

Polaroid, 2007.12.25.

BGM: Summer. Album: 菊次郎的夏天 OST.
– Joe Hisaishi.

温泉公园.
不想上课的时候就从车站来这里.
在这儿我拍了第一张满意的宝丽来相片.
那是这里的长椅, Life is nothing 帆布袋和 HARE 上衣.

这儿有稀疏来往的游人, 带小孩.
他们不吵闹.
有, 迟暮的, 互相挽着手的老人.
一直都有的声音是鸟叫, 喷泉水声, 远处孩子们嬉笑的声音.
偶尔一群白鸽飞起, 头顶便响起拍打的翅膀和扇动的风.
这样就很好.

三县洲-附中-吉庇路.

December 5th, 2007 / 1:23.

BGM: after 17 (LIVE). 陈绮贞.
Album: 05-06花的姿态演唱会经典实录.

现在是07年12月5号的零点刚过. 星期三.
在家穿衬衫马甲也未必可以保暖.
大概冬天已经过境一段时日, 尽管还有蚊子.
下午披了件风衣匆匆忙忙去把<城市画报>送给同学.
穿过熟悉的马路, 四中, 三县洲, 种种种种.
那时候看到这些都觉得生疼, 现在只是淡淡的风尘.
正是上学的时候. 穿着校服的他们的各种表情,
仿佛, 在底下有许多事正在发生.
或者, 即将未预料到地发生.

到附中门口下车, 把杂志送给同学就走了.
待久了被老师认出来估计会惹上麻烦.
还是去坐805, 路过那家CD店.
小店贴上了 Norah Jones 的鲜红色海报.
还是坐右后方靠窗的位子. 窗户打开冷风就袭进来.
路上旁边的女生要给一个老太太让座,
那个老太太执意不要, 说一个站就下了.
平时看到这样的场景只是觉得欣慰扬扬嘴角.
今天不知道怎的就感动异常.
也许是一直矫情就变敏感.

还是坐到电影公司站下.
徒步穿过光禄坊, 吉庇路到安泰.
初中时候单车掠过的这一条不长不短的路,
已经被改的面目全非了.
写到这里就想起那时候下雨, 我就听 Endless Rain.
骑单车飘着雨, 还要点一根烟. 很傻很傻.
听着曲子那些记得不记得的场景就变得鲜活起来.
在这一个冷的舒服的季节, 散发着稚气与含蓄.
总归是美好的.
翻出那些初三最后一个学期的照片.
夏天单车上的时间, 叶片缝隙洒下来的阳光.
很温暖. 只是, 不管是多好的数码相机,
面对漂亮的日光, 记下的仅仅是#FFFFFF而已.
没有色彩也没有温度.
所以那些日光永远也不会留住.

在安泰新华买了泰戈尔的选集和披头士传记.
都是中英对照版.
三点多去上英语课五点多出来.
要走两站的路程才能坐回家的车.
但我一点也不介意.
在冬天, 徒步行走是一件特别舒服的事情. 我觉的.
黑色毛线围巾荡到膝盖也不算长.
右侧一端甩在背后, 左侧飘在胸前.
如果怕它到处飞的话也可以左手插袋, 在手腕的上方挽一个圈.

在公车上合上眼, 只是几秒种的时间,
觉得特别多的事情穿堂而过.
落尽繁花之后,
留下的, 仅是朴朴的风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