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n's{自留地} » 2006 » September

又至上海.

September 30th, 2006 / 23:03.

哈, 老子又到上海了.
这两天先住干姐家里面.
发现干姐苗条了, 变漂亮了.
干姐你看到这句话美死你啊.

干姐他们新租的房子真是很不错的.
给我就是好大好大的感觉.
装修也很好, 比原来的好多了.
老子这两天就赖这儿了. 哦也~!
小更新.
完毕.

这些日的两三事.

September 22nd, 2006 / 21:45.

不知道我自己有没有稍稍的好一些.
也许有, 也许还没有.

一周前读毕莲花.
这些天一度思考什么是我生命的支撑.
如果找不到,
我是不是难以获得力量来担当着痛楚前行.
在人影憧憧中无望地营营役役.
若是如此, 生命可以摒弃.

我看上去能比任何人无虑. 优秀.
但恰是心中有另一世界的人,
安分不了卑微的幸福.

国庆准备出游,
本不是好的不随众的远行时期.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了.
对于目的地,
曾经想过昆明, 丽江,
但一是我无法订房,
二是国庆的时间过于拥挤.
所以可能也只有去上海了.
我在任何时候无法淡忘对那里的情感.

晚上听张玉华的原谅,
心柔软与感动如初,
眼神无法淡定如水.
音符流成记忆的河.
我不愿意失去它们当中的任何.
悉心保护, 不弃不离.

查看本篇的剩余部分 »

我在那段时间安静下来.

September 16th, 2006 / 20:10.

久石让的钢琴是我从前的一个引子.
于第一个厚重的音符开始, 旧电影上映.

第一幕, 是我听着久石让的钢琴泡廉价的 Maxwell,
将装满棕黑色液体的杯子放在长几上.
室温刚刚好. 重新披上 ck 条纹半躺在沙发上.
抱着软靠背拿一本书看.
借着壁灯的微弱光线, 能看到毛绒的微尘.
时而坐起喝一口咖啡, 于吞咽的罅隙发出给一个人的短信.
时间戳是零六年四月二十日晚十二点半. 内容, 睡了没?
放下手中的杯子, 热气冒起来.
再次想起二月在上海,
Haagen-Dazs 里喝的奶茶.
于是我摸索出笔,
在大片白色上写细致的文字.

第二幕, 凌晨两点半.
口袋里的手机振动.
她说, 我还没睡.
我说, 我又在想念上海那段时间的纹路.
杯子里的咖啡喝完,
重新到厨房冲一杯热腾的奶茶.
呵, 用奶茶与咖啡洗胃.

第三幕, 破晓.
走到窗台,
日光一点点放大, 我有点不太适应,
奢望地球逆转自转的方向.
偶尔空气里有激荡的凉风.
回房间穿好衣服, 下楼.
五点, 街道还很静,
仿佛一切都属于我.
骑车到顺路的 M 要了一杯热巧克力.
离上学时间还早,
M 也很安静, 我是里面除了稀少店员外唯一的一个.
捧着温热的杯子, 又想起上海的 Starbucks.
可温热有它的期限.

第四幕,
跨上脚踏车骑到学校,
街边的小店都还闭着门.
教学楼里静悄得不像这个世界.
随后开门的同学来了.
电影放映完毕.

查看本篇的剩余部分 »

影像.

September 15th, 2006 / 18:51.

IR effect.

出自 Sharp v903, 对比度提升, 红外线 IR 效果及噪点.
今天下午摄.

Self,taxi.

摄于今年 5 月, 出租车上. 素色及暗部加深.

关于最近的午夜场.

September 15th, 2006 / 13:32.

看到各种各样的人们在这里的回复,
发现这段时间不断地以感性的方式去塑造文字.
在人的外皮慢慢被剥落以后,
内心展露的是真实与安静.

我将这些思省放在这里,
给用心发现此地的你们.

不需要有多少的 HITS,
或是多少的友情链接.
亦不为了以这个小小的地方,
用文字与这个世界赤膊打斗.
我说过我没有那么愤世嫉俗.
想说的是看到越来越多的留言,
心里增添了不少期许.

就写这些.
谢谢你们.

It’s Monday.

September 11th, 2006 / 13:11.

早上从想念某人的梦中醒来,
看着时钟一刻一刻逼近起床的时间,
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抑.
那时, 美好与苦痛瞬间汇流成互不相容的河,
从我内心流过.
跌宕起伏.

晨光中云以各自的灰度排列,
在转凉的风中他们每一刻的表象迥然不同.
成为流向远方的河.

自从我们以自然的啼哭声与这个世界打照面,
所有的快乐, 痛苦, 变诈, 机变, 自负, 黑暗, 光明,
都如无声的水猝不及防地袭来.

Was the last night in Shanghai.

September 10th, 2006 / 0:57.

第二次出走上海的三天两夜.
居住在 200 RMB 一晚,
靠近外滩和南京路的国际青年旅舍(International Youth Hostel).
在这里居住的很少有中国人面孔.
外国人居住于此, 大多为背包族,
选择此地原因有三,
一是国际青年旅舍全球连锁, 比较知名.
二是由于这里主要出租床位而非单间, 利于结交朋友.
三是价格十分实惠, 虽然条件欠佳, 也还算干净.
不过室内布置, 特别是一楼的酒吧, 台球, 更适合外国人的习惯.
喜欢独处的我自然是住了单间,
床位也很便宜, 大约 60/(天x个).

我在网上听说而入住此地, 虽是没有电脑,
但一楼的免费上网还算能满足我一点需要.

下面三张是居住那里的最后一晚,
我由于心结而无法入眠.
游荡在一楼的酒吧.
夜已深了但这里热闹依旧,
据店员说是曾入住此地, 互相结识的外国朋友聚会于此.
他们都很疯狂, 热情, 和友好.
我注意到这些背包族同样流行人字拖鞋.

点击下面的 link 查看全文可听到音乐.

International Youth Hostel (Hiker,Shanghai)

International Youth Hostel (Hiker,Shanghai)

International Youth Hostel (Hiker,Shanghai)

这三张我钟爱的照片均出自 Sharp v903.
除第二张将亮度降低以外,
其他两张的图像未经任何处理.
我最喜欢第三张.
同样的, 点击查看原图.

查看本篇的剩余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