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n's{自留地} » Blog Archive » 岸未及, 渡未止.

岸未及, 渡未止.

February 5th, 2007 / 18:35.

03.jpg



8 Responses to “岸未及, 渡未止.”

  1. 莫莫 says:

    照片感觉很好.

  2. 条件反射 says:

    喜欢那个聚焦….和发散的感觉

  3. Park97 says:

    新买的镜头. 金山公园的屋子.
    陨落的日光从瓦房的柱缝穿过.
    小光圈, 可以将日光拍成星光的效果.

  4. 姐姐 says:

    我明天上午10:20的飞机
    回家拍雪景给你看

  5. Park97 says:

    也许我会去那个有雪的地方.
    一年有几个月都下雪.

  6. 轻轻吹过的风 says:

    很偶然的机会,知道了你。
    也是很偶然的机会,到你的博客。
    一直都有来,细品,今天却是第一次留言。
    我想说,谢谢你,我很感动。一直以为生活就是一方死水,表面平静,深层却暗流涌动。漂过认识的不认识的人,看着或悲伤或喜悦的倒影,做着可有可无的决定,过着绝望又无法自拔的生活,带着无可就药的情绪。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间以各自不同的方式走过,带着不同表情的面具。身处在喧嚣的人群中,却冻结在友谊的孤岛上。
    于是,当我遇到你时,内心的惊异可想而知。我们周围的环境,确实时压抑而沉重的,大部分的人,要么主动接受并最终成为麻木的制度奴者,要么浑浑噩噩的得过且过,很少有人会像你一样,用自己的方式抗争着。我所看到的,早上七点二十五分,提着书包,倔强的昂着头颅,带着不可一世或淡漠神情走过的少年·升旗时一边忙着披上校服一边在缓缓向前蠕动的人群中匆忙赶到操场前排的白色身影·再或是与这个学校古老的传统和令人生厌的呆板作风格格不入的发型,让我觉得,终于,我至少不是生活在一群完全没有感知力的人类中间。
    听你表达你对上海的感觉,内心非常复杂。它让我想起一些我一直想要逃避的东西。血液中有着一半上海血统的我曾经是那么深深地爱过它,又曾那么绝望地恨过。于是,当你提及在上海的种种,都让我觉得熟悉又陌生,冰冷又亲切,好像隔着一层毛玻璃在看初中的美好。那时的我,在哈根达斯店里香甜的满足,在淮海路上灿烂的笑颜,在城隍庙里享受美味的灌汤包的惬意,抑或是转过外滩第一弯时身体的倾斜与微微的眩晕。然而一切就像车窗外不断退后的风景,只留下模糊的稍纵即逝的色块,如同时间的永恒和留不住的无力。
    现在这个亚热带稍低纬度城市生活的我,偶尔也会想起上海冰冷的雨,对比这里四季的青葱与花卉,心里不觉一阵哑然,一丝无奈。
    不过,这里的阳光虽然不能给人带来清爽的凉意,却是疗伤的好药。虽然不知道现在说会不会太迟了,但是,当你在四周一次的轮换座位而坐到第一组靠近走廊的位置时,在无聊的课上尝试着右转,看看那棵西非银。在属于它的季节里,它会开出满树的花,满树的芳华,带着紫云缭绕的淡雾。你会觉得一股水气迎面扑来,被紫色的柔和的气息包裹着,心瞬间宁静。或者在下午的物理课上,在新楼实验室里,把无趣的实验交给同桌,自己尝试着搜寻窗外银杏的影子。在一个定格的瞬间,你会看到夕阳透过银杏所带来的余晖。那是一种难以用语言描述的壮丽的美,整棵树是金黄而透亮的。金色的光线被扇形的叶片分割成不规则的形状,他们映在你的瞳孔上,让你觉得,光线都是有生命的,他们用无言的寂静,赋予那棵冬天里瘦骨磷嶙峋的老银杏以别样的生命色彩。记得看到这一幕的那个下午,我完全被震撼,实验室里的喧闹,似乎永远也搞不清楚的物理实验,和同桌一人记录数据的辛劳似乎都理我远去了。当时真想把它用相机拍下来,只是,那样的际遇也就只有一次而已,后来,物理课一直换实验室,却再也没有遇到那间能够以恰到好处的完美角度看到落日银杏的了。再有物理课时,带上效果好的相机,把它定格下来,如果可能的话,贴到博客上,也让我顺便看看久违了的美景。当然,这要看你的运气了。
    这里还有许多不为人所知的景色。比如高一楼前的草坪上的一棵奇特的小树,会开出一串浓郁的奶百色的花,还拖着长长的华贵的穗;比如音乐教室对面满墙的爬山虎,冬天,它们都呈干枯的褐色,只是在春末夏初的一个下午,上完体育课从体育场走回的路上,不经意的一瞥,发现荒凉的古老墙壁上不知何时已有大片大片的翠绿;又或者在运气好时,偷偷溜进高二楼一楼美术室对面那间常年大门紧闭的大画室,看看那些线条流畅的静物素描和风景写生,光和影的完美处理,依旧可以感觉到下笔时留在纸上的力度。看看署名和日期,都是不认识的学长或学姐的名字,时间是一九九零或一九八七或更早以前,惊讶为什么比自己年纪还大的画作还如此完好的保存着,想象着他们当年在这里上学时的情景,猜测他们毕业之后的去向,对着画,心里想他们当时应是单纯的快乐吧,应该不会有绝望,也不会有挣扎,更不会带着微笑的面具在人群中穿梭。突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一如中考时为防中暑带着清凉油走入考场,随着熙攘的人群,却看见自己从娃娃班一直到初中的同学都有。彼此之间是冷漠的面无表情,没有微笑,没有招呼。身影在验过考号后便隐没在不同的考室中,那一刻的奇怪感觉便如同现在,仿佛跟着时光的胶片迅速旋转,这一刻在这里,不知道下一刻会在哪儿。想想那时因为做出最后一道数学大题而兴奋的自己,觉得要是未来三年也能在这里度过就好了的自己,小心地把清凉油藏在口袋里的自己,再看看现在就在当时考场楼下上课的自己,心里装满了不是预期的开心而是灰暗的自己,以及再也永远看不到那个叮嘱我要记得带清凉油的人的自己,突然觉得时间和我开了个大大的玩笑。
    不好意思占用你的博客空间,我只是想说,这世界上永远有能了解并欣赏你的人,就像这世界上也永远有细碎的美丽的风景和都有温暖美好的事物一样,你不知道,并不代表他们不存在。或者,它只能带给你一些或好或不好的回忆,那也罢,都是生命中值得珍惜的难得体验。我只是觉得,如果经历过人生最黑暗痛苦的我都能承受,那么,也许你也没有理由对它说不。
    最后,衷心地希望你能开心,快乐起来。真诚地期许下个学期不再看到你一人穿过操场的寂寞,和隔绝。
    P.S:很想和你交个朋友,如果有可能的话。

  7. HR says:

    新校区一切都是新的,~~全然没有那种百年老校的沧桑~~~很羡慕楼上写到的~~~很有味道的说

  8. Nora says:

    好文好图,欣赏!欣赏!

Leave a Repl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