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n's{自留地} » 2006 » October

中文网志年会图记.

October 29th, 2006 / 0:38.

所有照片请点击以查看原图.

01.jpg

由于种种纠结的原因我在中午才到达会场.
此为排队拿饭的情景.

02.jpg

03.jpg

席地而坐的众多与会者.

04.jpg

群龙图…

05.jpg

毛向辉 (issacMao) 接受记者 MM 的采访.

06.jpg

支援发放 Firefox 宣传标贴的 MM. 我向她要了 5 张-_-.

07.jpg

08.jpg

精致的宣传板成为了媒体的广告平台.

09.jpg

Yahoo 与会代表.

10.jpg

穿着众人签名 T-shirt 的 blogger. 有我签名哦~

white, and bloodless.

October 23rd, 2006 / 18:14.

这两日父母出远门.
我独处.

我想最近一段时间,
我过得很不好.
自始至终没有找到生活的支撑.
有时心情还能稍稍放松.
但许多时候我压抑到心跳微弱.
于是离开学校或是离开这个世界, 成为我经常的念头.
前次给干姐短信,
我说我梦着走在上海无人的午夜街头,
走, 一直走, 直到看到东边有些微渐渐舒展的亮光,
我拿出一把刀捅向心里, 或是把手腕割开一道口子,
昏昏睡去.
微笑与安详.

可惜的是我没有那样的勇气.
我不忍让那么爱我的父母,
扑倒在我冰冷的尸首上失声.
在出远门之前为我准备好方便面的妈妈,
耐心叮嘱我在家注意什么的妈妈.
一次我抱着她,
带着撕裂的哭腔说,
我是很好的一个孩子,
你也是很好的一个妈妈. 我的妈妈.
以及渐渐衰老的爸爸.
以及所有教会我善良的朋友.
我没有选择离开的一切原因,
是善良.

而为了善良我担当了所有的痛楚.
请让我自由. 让我自由.

funeral.

October 16th, 2006 / 23:22.

by Park, Winter 2006.

Shanghai, Winter 2006.
点击查看原图.

悲伤成自然.

October 15th, 2006 / 22:10.

The dark side shadow.

这张长影, 06 年 4 月 16 日, 早 7:11.
日光做伴, 黑暗长歌, 微尘作响.

日夜交替如平静的水.
你从车窗的反射看到另一个世界.
那个世界里,
天色黯淡, 褪色的树木带着它的枝叶平静的向后退去.
你认为这世界慢慢倾泻, 成为虚无.
大概本就是虚无.
剩余明暗与微尘.
时间掉屑的证据.

今往后, 此地无意义的回复会被清理.
保持这里的端然与静寂.
不过别因此而不来回复就好.
对于我的晦涩的文字,
有的不必深究.
对于同样的事物, 人的想法常常南辕北辙.
这里的某些文字,
也许只有我自己能明白其中的寓意.
浏览全文有背景音乐.

查看本篇的剩余部分 »

Starbucks Barista & illy espresso.

October 8th, 2006 / 19:31.

They all.

5 号的晚上和干姐看了宝贝计划.
成龙出品的电影真是经典啊,
好笑的地方好笑极了,
感动的地方也很感动.
弄得干姐啊, 热泪盈眶的.

看完电影我提议到 Starbucks 坐坐.
本来只想喝两杯咖啡的.
结果看到那几个在卖的 Starbucks 杯子真让我喜欢的不得了.
往下一瞅还有咖啡机什么的,
我的省钱心理就耐受不住了.
在服务员的怂恿下我就买下全套了.
总共 818 RMB…嗷~~~

离开上海前我就奔家乐福去了,
为的是买前几天看到的 illy 咖啡豆.
世界上最好的咖啡豆咧,
108 一瓶买下了.
全套带回家.

在老娘帮我将咖啡机按要求清洗后我就开始煮咖啡了.
4 分钟后滴滤机工作完成.
煮出来的咖啡很香的.
不过我没加糖,
按 10g/180mL 做出来的还是比较苦.
想想, 咖啡就该这样喝.

还有啊,
记起来 Starbucks 里面有个服务员 MM 真是可爱死了.
在那个星巴克老板娘告诉我不能自己研磨的时候,
那个 MM 边倒咖啡边转过头用特别可爱的表情跟我摇头.
挖可爱死了 ^.^~~

附全套咖啡设备表:
Starbucks Barista 4 Cup Coffeemaker,
Starbucks Barista Grinder (刀片咖啡研磨器),
Starbucks Barista #2 Cone Filter (锥形咖啡滤纸),
Starbucks House Blend Medium from Latin American,
这包服务员推荐给我的咖啡豆我还没尝过.
Starbucks 标准量勺 (相当 2 汤匙, 10g 我记得),
还有一款 Starbucks 很好看的咖啡杯.
还有就是标准 illy 咖啡豆了.

One day left?

October 5th, 2006 / 9:15.

明天要走了.
可 30 号那天坐在出租车上找干姐的家,
车窗外面雨如泪下,
似乎还是昨天的事情.
这一刻挺无助的.
被时间强行向前推的触觉.

来此之前想过到冬天住的旧地方看一看,
想想算了.
东西都被搬走了,
估计就像被抢了似的.
算了, 不去了.
虽然这次不去以后就再没机会了.

不过在来之前我就想象了回那里的情景.
并杜撰了文字.
缓缓推开嘎吱作响的门,
空气里嗅到熟悉的气味.
我轻身坐在半年前坐过的靠背椅上.
长久凝视这窄小的地域.
内心感动与忧伤.
仿佛看到许多个穿着冬衣的我在房间里走动,
拿着 CLINIQUE 洗脸的我,
拿着 Bacardi Breezer 斗折蛇行走路的我,
拿着 3100 打电话的我.
心里一阵禁不住的颤动.
平息以后转身离去.
小心翼翼的把门关上,
心里想着,
封上这扇门就是封存了一段历史.
才发现这门怎么也关不上.

可以被一眼仰视天空提起,
可以被一段熟悉的旋律推开.

第一次喝这么多白酒.

October 4th, 2006 / 20:53.

今天在干姐家吃她爸爸妈妈做的饭.
地道的山东菜啊~!
有凉面, 黄瓜, 蒜头酱, 排骨汤, 香椿什么的~
味道不错. 就是咸了点, 不过北方都吃咸.
值得一提的是排骨汤啊, 加了很多五香, 味道那叫一个好啊~^.^

干姐爸爸带了瓶山东的酒来,
52 度的, 特别烧嗓子,
味道还可以, 比啤酒好喝.
不像啤酒那样令人想吐.
我至少喝了八小杯这样子,
没醉. 晕忽忽的感觉很好. 不过没冬天在上海喝的那次醉.
要知道老子那时候可是喝了十瓶 5 度的预调 Rum (Bacardi Breezer).
今天可是我生平第一次喝这么多白酒咧~
以前从来是浅尝即止的.

这样的感觉最好,
醉与不醉.
想起很多事情,
想起很多差点就从记忆里被永远抹去的事情.

想起冰箱里面还有前几天买的预调 Rum.
喝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