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p to Yunnan.

August 17th, 2007 / 21:34.

基本更新完毕.
查看全文后可见照片.
Last Update: 27 AUG 2007. 文字更新.
横幅照片请点击查看原图.

Aug 17th, 2007.
今天是在昆明的第二天.
旅馆有宽带的房间已经住满了,
在上岛把这两天的片子发几张上来.
明天在昆明继续逗留一日, 后天前往中甸(香格里拉).

Aug 20th, 2007.
19日坐早上7点的飞机从昆明飞往香格里拉.
从飞机的舷窗看到了升起的太阳, 密布的云海,
以及露出云层的雪山峰. 照片不好看就不放了.
香格里拉县城里有一个叫做香谷(Fragrant Valley)的咖啡店,
布置有着浓厚的当地民族气息, 藏族服务员非常热情友好.
入座的外国人很多, 里面提供纯正咖啡和西餐套餐.
小店刚刚开张四个月, 老板是一个山东人.
可惜没有提供上网.
19日下午游普达措国家公园, 不记.
今天下午坐车到了丽江. 还没休息就带着笔记本来古城了.
这里的确已经完全商业化, 但却不讨厌.
古城内有一家阿管咖啡屋(A GUAN Coffee/Nice Hiking Club),
这里提供有线和无线上网, 咖啡和小点.
最令人注目的是各类徒步和单车自助旅行的信息.
店门口的楼梯旁贴着手绘的徒步从玉龙雪山内转经线及雨崩地图,
虽然我对此一窍不通, 但是可以看出绘制相当用心, 标示也很明确.
同样贴在店里墙上的还有各地的明信片, 照片等.
我现在坐在这里二层阳台的露天座位上喝咖啡上网,
一转头便是古城建筑和来往的游人.
空气新鲜, 日光不透过玻璃直接照在桌子上.
店里的两个服务员, 一个弹吉它, 一个哼唱着曲子.
那是我听过的最好的歌曲.
悠闲惬意和感动无法言表, 只有来过这里才能知道.
叫阿管的老板刚好也在, 还和他们去吃了晚饭.
明日前往玉龙雪山. 今天更新两张照片.

Aug 22nd, 2007.
昨天去了玉龙雪山, 坐索道从海拔三千三百五坐到四千五左右.
然后徒步走上四千六百八, 没有什么高原反应.
雪山上面并不感觉冷, 却有大面积的冰川覆盖.
天气不好, 未见玉龙主峰.
今天早上坐长途巴士到大理, 四个小时,
沿途有大片的向日葵, 还有隐在云雾里的绵延的山脉.
发现绮贞的< 表面的和平>不错.
下午去了洋人街, 不描述了直接看图.
明天晚上飞西双版纳.

Aug 26th, 2007.
由于26日昆明往福州的东航航班取消,
改由昆明中转长沙往福州.
今天中午12:20往长沙的飞机, 延误到下午三点多才起飞.
在长沙上空的时候由于天气不好又改降郑州.
现在在郑州机场上网, 还不知道下一步怎么走.
前几天去的西双版纳就不记了, 如某人说的”啥都没有”.
昨晚在昆明买了 Vincent Van Gogh 的杯子,
把梵高的画作印在杯上, 标明了画名和作画的时间, 别致异常.
买的那天正好是商铺第一天开业.
过几天再拍下来发图.

Aug 27th, 2007.
昨晚到福州了.
Struggle coming next.

查看本篇的剩余部分 »

剛睡醒.

August 14th, 2007 / 19:43.

没有人对我说安,
也可以在傍晚的时候舒服的睡下.
快七点, 窗帘透进的光不明朗,
一如刚刚苏醒的早晨.
开音箱放一首歌,
痛感舒服的释放.

Heart beats still,
Nightfall still,
Twilight still,
The seasons still,
Your tone still,
Then what is changed as time pasts still?

仅此一张.

August 11th, 2007 / 20:00.

bigeye.jpg

抽离。

August 7th, 2007 / 14:27.

littlestthings.jpg

BGM: One more time, One more chance (Piano ver.)
来自<秒速5センチメートル>原声带.

嗯, 应是很久没有来写了.
等到了结果, 然后无所事事.

去 Edmonton 的事情, 并未如愿.
仍然有去的可能, 但事宜繁杂, 无心再问.
半年的努力, 与希冀, 也许就这般渐渐隐去. 我却渐渐不悲伤.
有经历, 即便结果未如所想, 却总也不是坏事.
天气燥热多变, 无心再问. 无心伤怀.

一年之前的此时, 为上不上学摇摆不定.
一年之后的此时, 再回到原点是否仍然无果?
我想要开店. 甜品, 咖啡, 刨冰.
尚只是臆想, 我却总还是说出来了.
我很想和许多人说, 等我开了店, 我送你会员卡.
可就如我和他们说, 我出国了会寄信回来那样,
到最后若是没有实现, 那些早来的许诺, 便成为怅然的理由.
念念不忘难释怀.
于是那些关于未来的事, 渐渐吐不出口.
那些不真实的存在着的想法, 到最后都难以实现.
我没有做到.
后来, 对于我很想去做的事, 一点点没有了信心.
觉得自己终会败下阵来. 那些臆想, 也仅仅是臆想.

我, 也许很难离开了.
也许不会再在学校里看着明媚的光熟练的写下某天的日期了.
也许不会再带着些许的懒散走出校门吹吹风.
也许会安静的生活, 认真的做事,
细心过一季, 再过一季.
我明白自己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