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n's{自留地} » 2006 » July

格格不入.

July 27th, 2006 / 21:41.

在回旅店的车上我想了想今天网志要以怎样的一句话开头.
开始决定是 我不喜欢北京. 倚老卖老的城市.
后来又想了想用 我不是很喜欢爱说话的人.

今天不知道要从什么说起,
早上去的长城和十三陵, 还算玩得开心.
和两个同考上附中的女生一起. 她们应该算是话多的人.
在车上说说笑笑, 好像我还能适应.
晚上我们一起去王府井逛街.
说是一起去逛街不如说是她们陪我去.
我看到想进去的店就进去,
看到喜欢的衣服或者是裤子,
哪怕只是翻一翻, 她们就在一旁说这是叔叔级穿的.
或者说我翻着深色的牛仔,
告诉她们我喜欢深色或者是白色的牛仔裤时,
她们一个女生就跑过来告诉我说白色的不适合你.
又说你穿黑色的太老.
走一圈 Calvin Klein Jeans,
出来的时候还要带一句这种店你也逛.

我明白她们只是说出心里的想法罢了,
但也更加明白到底是应该她们鄙视我还是我蔑视他们.
我不知道这个用一秒三页的速度翻瑞丽的人,
是不是有太高的品味.
果然不是一类人.
到最后我都不敢再买衣服裤子.
我还是太在意别人的想法.
我会因为怕被说沉默和无聊而去找话题说话,
使自己看起来很健谈很活泼很开朗.
于是她们就认为我很好接近很好说话甚至好欺负.
但这不是真实的我.
或许是因为在原来的班上同学都知道我不是那么好接近.
所以都以比较委婉的语气和我说话.
可能那些养成了我高人一等的尊严.
使得我很讨厌一些并不了解我的人直白的否定我.
我想起导演李安说他不喜欢和很多人在一起说话而喜欢一个人在角落,
但是现在人人都认识他, 知道他的人都会把他拉出来.

莫莫对我说,
你有时热闹.
但更多的时候是冷漠.

今天晚上有她们在我根本没法逛街,
加上我今天的头发弄得奇丑无比也没有心情.
听说附中头发管得很严以后我心情就一直没怎好过.
大人们只是把他们的审美强加给我们,
而不是为了维护什么规章.
虽然这样的境况终究有一天要改变,
就像台湾的女生能留长发, 没有老师要求男生剪平头.
内地的一些规定对于我们很不公平.
特别是对一些有偏执追求的人.
比如. 我.

北京这个城市从我所坐的飞机降落开始就没给我好印象.
交通不好, 高速公路上车堵成一团.
因为冲突, 公交车司机伸出头来用我听不懂的京话,
骂载我回旅店的那个的哥. 的哥再一句回骂过去.
北京也就只剩下古迹了吧. 倚老卖老.

One {day} in Beijing~

July 26th, 2006 / 23:34.

昨个儿老子到北京了~一听气温才 20 度,
为没把帅气的长袖西服带来而悔青了肠子- -.
飞机降落以后我发现首都国际机场真的挺破的,
航站楼从外面看烂的要命. 里面还过得去.
大是大, 不过好像也没香港机场大的.

不过真的好凉的这里, 今天听广播, 下午两点的时候才 19.8 度.
用老爹的话说就是比福州台风天还凉快. 真自在的.
晚上都不开空调盖被子睡觉.

住的酒店还OK, 在北三环马甸桥旁边(本路盲少有能说这么有文化的话),
房间里面乍看比上海住的 580 一天的要好, 可是仔细看看也不怎样.
比金门大酒店少了电吹风, 浴缸, 赠送的两瓶 KIRIN 水,
还有空调不是中央空调, 没冷藏室, 浴头是固定的.
当然地段更没 580 一天金门好了.
价格倒是还好, 300 一天大概. 反正不是老子出.
不过跟人家说老子住在福建省政府驻京办事处还是比较有派的.

今儿早上九点半出门吃完点小吃就去了故宫后门.
司机和我碰到了堵车都表现得很沉默,
而老爹在后座若无其事的看着地图….
路过德胜门还有鼓楼就到了故宫, 我们从后门往前门逛,
反正就是那些用脑子能想象到的宫殿, 就那样呗, 不说了.
比较纠结的是看到一半就下了雨,
不过雨中的故宫还是比较有FEEL.
我和老爹边拿着 Starbucks 边三步并两步去避雨.
等雨小点了我们就从午门出去到了天安门.
到了售票口一男一女走上前来说他们不想去了票卖我们,
于是咱们就买了, 结果到城楼口被告知要寄包,
哇靠TMD太纠结了上飞机也没那么麻烦,
这儿不仅寄包花钱, 人还要安检,
更加疯狂的是咱们可是排着队打着伞才把包寄的啊.
GOD老子要不是有票才不看他内破天安门呢. 去~!
下了天安门坐地铁至王府井, 一站路程.
其间深刻感受到了天安门东站地铁的破旧, 人工撕票-.-真NB.

王府大街倒是不错, 下面的行程我没时间写了该睡了.
明天要去爬长城.

在港汇买了些唱片

July 10th, 2006 / 23:33.

昨晚看完世界杯回酒店睡觉, 一觉睡到了今天下午.
下楼到 Haagen-Dazs 点了些东西, 心里却想着昨天的水煮鱼多么诱人-.-

老龙说明天首映超人归来, 我就打车去港汇买票, 明天 8 个人一起去.
到了港汇先在商场逛了逛, 败了件 80 块钱的 Tee,
主要是图案很棒. 酒店网络满, 没法发图, 下次吧.
我好久没买过这么便宜的衣服了- -!
不过 80 块在福州学生街够买 4 件 Tee 了.

买完这件以后往上走到了一家音像店,
上次买 CD 真不知道是多久以前了.
我买唱片并不是为了音乐, 音乐在网上到处都能找到.
而唱片并不仅仅是音乐的一个载体,
在我来看, 一张 CD, 一个精美的 Cover 和词本,
它们合在一起就是一件诱人的艺术品.
这应该是我买 CD 的主要原因吧.
看着自己摆出来的唱片越来越多, 是很有成就感的.

买完唱片吃完饭就到港汇顶层买明天首映的票了,
周二打对折, 一张票才 40. 呃..想起前几天喝的可乐也 40.
冰川时代2 还没下片, 我就买了票看了.
在影厅里面我粗略算了下应该有 80 个座位,
可是也就只有十几个人看吧…60 一张的门票不知道会不会亏本.
片子不错, 挺搞笑的. 看完感觉外国人的想象力真是不一般啊.

好了继续听 CD…今天肯定是听不完了.

UPDATE:
值得一提的是, 今天买的有几片竟然有防拷技术.
正常使用不能把东西拷到 PC 上, Mac 还读不了片.
今天才知道原来还有这么\”牛\”的技术.
不过上网找了找, 放 CD 的时候长按 SHIFT 键就能破解了.
实际试验成功. 也太不堪一击了.

发些上海的照片

July 10th, 2006 / 1:01.

Click to enlarge.Click to enlarge.Click to enlarge.

Click to enlarge.Click to enlarge.

07.jpgClick to enlarge.

点击查看原图.

Finally, arrived in Shanghai.

July 7th, 2006 / 11:53.

前天下午到了上海, MF8547. 飞机晚点了四十五分钟. 机上呆的-.-
本来当天就会更新的, 但是酒店的网络上了两个小时就不能用了,
昨天在 Lane Crawford 累都累趴了. 主要是提了一堆东西.
所以拖到现在才更新.

住的金门大酒店, 580 一晚上有电脑上网.
不过那个电脑..一体机. 所以我还是用了我的本本.
当天有电脑上网的房间满了, 第二天才住进去.
都是易龙帮我安排的. 在此谢谢了.

昨天早上七八点就爬起来了给亲爱哒老婆发短信,
房间换好以后我就出门了. 背着相机什么的.
下楼看到隔壁的新天地丽苼酒店好漂亮, 当时就起了换酒店的心-.-
不过晚上回酒店的时候一看….1200 多一晚上.
早上出门之后, 先到对面人民广场逛了逛.
然后沿着南京路步行街往外滩方向去了.
上次来的时候没怎么仔细逛, 这次算看比较清楚了.
可是怎么感觉南京路步行街上的房子(北面)都好矮.
跟上次 HK Disney 街上似的, 怎么感觉像奥特曼的那个建筑模型.
不过漂亮倒是也挺漂亮的.
一直往前走就看到了上次去的 Haagen-Dazs, 特别怀念,
自然是要进去的, 刚好比较空, 又坐到了上次的座位.
还是点了上次的英皇奶茶, 感觉味道比上次要好.
只不过季节变了, 于是感觉也变了.
改变的不只是季节吧.
在 Haagen-Dazs 解决完午饭以后,
就奔 Lane Crawford 而去了.
网上看了个叫做 TONI&GUY 的 Salon 在连卡佛楼上.
比较令人 orz 的是我问连卡佛的小姐沙龙在哪,
她竟然一脸茫然的望着我: 沙龙?沙龙是什么?我们这没有.
连卡佛的服务员也够有水准的…

TONI&GUY 给我的感觉很专业, 毕竟是世界性的地方.
很多老外在那里做头. 我去弄全头挑染的, 800 块钱.
还是比较物价暴涨的-_-!
弄了大概两个小时吧, 我怀疑那灯光是怎么打的,
每次在 Salon 灯光好像都让人变得好看.
但实际上出了 Salon 就有点变味了.
总之我不是特别满意做完的发型. 不过别人说挺好.
算了. 反正老婆要我…-_______-b

出来以后, 在连卡佛那边买了:
Levi’s 和 Calvin Klein 的短袖 Tee 各一件;
Lee 小挎包一个;
Calvin Klein 的内裤两条(呃..这个也可以不提其实).
大概就是这些了吧. Lee 的包挺好看到的.
这些东西我都会拍完放上来(内裤就算了-_-!),
不过具体什么时候放上来, 就不一定了哈.

刚刚尝试了下传图片上来,
可是等了半天都没成功的. 看来只有回家传了.
继续说. 从 Lane Crawford 出来以后真纠结,
提着大包小包的重死了, 我还去 Lawson 买了些饮料.
怀着省钱的心理(这什么心理我都甩出去多少了-.-),
我选择了坐地铁回去, 结果走半天才发现地铁他妈的远.
到了以后我已经过了不知道几条马路了. 一身汗的.
上海其实这两天温度还是可以的. 可见我多么纠结…
然后进了地铁站发现人真是潮涌啊…好不容易掏钱包买了票.
更纠结的是上海的地铁标示与香港是相反的啊.
也就是驶过站与未驶过站的颜色与香港相反的.
这么这么我就坐到了错的车上-_____,-
过一站才发现错了..拜托上海的地铁可是人挤人啊.
上次来的时候都没那么挤, 这次比香港还挤…
终于我坐到了人民公园, 手都提的没知觉了. 差点坏死.
从人民公园站出来, 一摇一摆的匍匐到了酒店.
哎哟他妈终于到了-.-我真想哭啊两行泪T_T.

振作精神以后我就往新天地去了, 到那吃饭.
上次来新天地是白天, 这次晚上是不一样的 feel.
挺不错的, 露天吃饭的地方不错. 我在 Luna 坐下,
接下来又是纠结的事情….服务员拿菜单来,
我点完菜过了挺久想着这菜该上了.
然后来了个外国的服务员, 操着他那国际口音的中文.
我告诉他再来一易拉罐可乐(40块一罐…没办法..)
然后他问我有点菜不, 我告诉他有, 然后他就把我餐具收走了.
我一脸迷惑看着他端牌子远去的身影就知道他中国话学的真是…
最终还是我叫一个中国小姐给我拿了可乐, 我告诉她我有点菜,
她才把我餐具端回来并赔礼道歉-___-.
菜上来以后我发现 55 块钱就是 5 串肉串…
虽然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不过我家自己做的味道也不比那差.
吃完了那个外国服务员从我旁边走过去, 我冲他挥挥手说,
May I have the bill? 就是买单的意思,
他一脸迷惘的问, what? 我说 bill(帐单).
他说 ok. 我寻思着他终于听懂了…
可是更加汗颜的是半天他都没来…sigh..
最终我还是叫那个中国小姐买单….

然后去了复兴公园的 park97 又吃了点东西,
味道 OK. 旁边的酒吧 California 没几个人,
空荡荡的酒吧里面来往的都是服务员和保安-___-b.
大概是我周四去的缘故.

回到家特累了, 给老婆打个电话, 洗个澡基本就睡了.
实在没体力更新 blog 了.
就拖到今天了.
十二点了都, 该吃饭去了.

父亲节广告

July 4th, 2006 / 8:48.

Durex's ad

durex 是安全套产商. 上面是说祝所有用其竞争者产品的人父亲节快乐.

哈, 懂了吧.

关于幸福 (Side B)

July 2nd, 2006 / 18:55.

(接 Side A)

幸福是你小时候, 坐在父亲单车的后座上,
父亲宽大的臂膀为你挡住呼呼作响的寒风.
头顶上摇晃的枝丫透下的斑驳影子, 从你和父亲的脊背爬过去.
在寒冷到连空气都冻结的日子里,
父亲给你披上一件毛绒温暖的长风衣

幸福是不管天黑天亮, 天灰天亮, 累的时候可以窝到被子里.
是不管春夏秋冬, 春秋冬夏, 馋的时候冰箱里有吃不完的雪糕.

幸福是你伫立在一月凉飕飕的北风里,
从嘴里吐出阵阵的白气.
但手里捧着一杯甚至有些烫口的热巧克力,
香气和热度在空气里弥散.
你双手捧起杯子, 喉结上下抽动.

幸福是你所在的半球渐渐转向了背对太阳的那一面,
而你并没有放下打给最喜欢的人的电话.
终于在电话的另一端有了声响.
于是他或她的声线在你的心里阳光明媚.
你们始终抱着电话讲个不停,
直到你们所在的半球又转到了另一边, 才舍得放下.
而在放下电话的几秒钟内,
又有了重新打过去的念头.

幸福是在你还没有想到的时候,
天使悄悄地推开了你心中的门, 带以孩子般的欢喜.

查看本篇的剩余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