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n's{自留地} » 2008 » April

看安东尼会有表达欲.

April 22nd, 2008 / 18:52.

下午去买一些出国要用的东西.
在东百楼上CONVERSE的店.
从小就有的逛店的一些紧张和不自在.
没看到满意的东西就走人我会不自在.
翻店员整理好的衣服包包我会不自在.
加上有些热的天气, 额头变得汗涔涔.
印着 Jack Purcell 的挎包蛮好看,
有黑色和咖啡的.
我背黑色你背咖啡怎么样?

东街口二楼麦内个熟悉的座位,
我发短信给你.
寶貝吶,我想你了.
在安靜的想你.
寶貝,我想,我控你.

然后你说你要陪去我做什么什么的傻事情,
再傻也要一个个做过去.

在公车上,
我想, 以后还有很多这样的日子,
我们在或近或遥远的两地,
挂念彼此, 发发短信, 说说情话,
没有见面.
以前很久都是如此, 只是没有情话.
有的时候, 会觉得这样还好.
只是有的睡前时刻, 枕巾还是会泛滥地湿.

雨天.

April 16th, 2008 / 20:03.

[audio:TheRain.mp3|autostart=no|loop=yes]

4月16日下午三点多.
天阴得很厉害. 在lb看书, 没有什么灯, 光线昏暗.
这里放久石让的钢琴.
有的是千与千寻的, 有的是菊次郎的夏天.
看安东尼写05年,
我也想起初三毕业之前那段经常通宵,
借着勉强的光看一本书的日子.

变天很快, 推馆子的门出去看, 已经落下雨来.
回屋坐下, 外面传来风摇动树枝的声音,
摩托或者汽车驶过,
渐近又渐远.
我想福州这个城市,
在有时候,
也可以像日本电影里某些场景一样安静和自然.

闪了几次光, 外面就开始哗啦啦响.
即使关着窗雨也漏进来.
你说好久没有这样的天气, 很喜欢.
我们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孩子们. 台风暴雨来的越多越好.

在门口等你的时候, 看街道浸泡在湿气里.
雨天, 云却是蓝色.
路上, 被你挽着,
穿过湿凉的风, 穿过雨后青草和臭氧的气味,
穿过对我来说这里最后的光景.
在我离开的那时,
你也可以看到,
穿过安静的印度洋, 我在安静的想念你.

“有时候阳光很好, 有时候阳光很暗, 这就是生活.”
去佩斯时是那里的冬天, 是那里不定的晴雨.
等到夏天, 和你过, 只有三两个阴天的地中海式夏天.

离开.

April 10th, 2008 / 21:40.

四月十日.
收到签证通过的消息.
收到许多短小的祝福.
短小却令人喜悦.

从去年二月到现在,
徒步, 坐公车, 坐计程车,
坐麦坐品糖轩坐哈根达斯,
想过很多次, 身边的商贩, 街道, 或是清道夫,
都是我将很久不见的风景.
那时的疏离感,
是背着那些用各种横线来衡量重要性的课文,
觉得他们根本就不属于我;
是高一毕业典礼那天,
穿着那件浅蓝校服想要让这些就此终结;
是看着这里的日光在树梢打转,
就仿佛可以一眼万年.

这里四月初就已经弥漫的夏天气息,
很容易让我提起过去的事情.
说不出为什么这样的知觉那么熟悉,
但就是敏感一点就感觉的到.
它很闷热, 汗水像是被厚重的热气从毛孔里挤压出来.
很明媚, 所有人的发梢都镀上暖白色的光.

佩斯的夏令时结束已经有一周多了.
现在的天气比这里稍冷一点.
那儿和这儿没有时差,
只是不能和你发短信.
季节相反,
也没有办法回来和你一起过夏天.
没有办法和你过夏天噢.
親愛的.

五月三号去佩斯.
Right there waiting for you.

四月.

April 1st, 2008 / 17:25.

4月1日. 还有三十多天可以天天见面的日子.
我想过要试着几天, 或者一周时间不和你联系.
有这样的经验, 以后或许更知晓如何维持.
试一试, 拉长的爱情会不会变质.

分开, 又不是从此就没了彼此.
把对方放在心里, 比把对方牵在手边,
更需要韧性, 也更能够积淀感情.
才能够, 多久不见, 也如当初.

需要压力和困难才可以维系,
走过以后, 才知珍重.

我承认, 有时不该生你气.
不该为你吃了一罐可爱多之类的事情不高兴.
对你生活的细枝末节, 是我太过关心, 没留距离.
比较怕, 我走了以后你不会像现在这样听话.
估计, 你不听话的日子, 就是我们结束的日子.

跟你说的障碍, 有时就是隔膜的来源.
我想你不了解, 在什么时候你会给我不干净的印象,
让我质疑你在我心里的地位, 让我不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