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nghai the past.

August 2nd, 2006 / 2:18.

2006 年 2 月, 清晨.
我对着旧日光眨了眨眼.
从温存了一个黑夜的被窝里醒来.
昨夜喝的酒把肚子弄得不太舒服.
身旁的电脑依旧放着至今仍最喜欢的那首原谅.

推开被子挪动身子,
温润的空气袭来整整一身的凉意.
从床尾提起一件风衣穿上.
拉链提到喉结.

洗手间的水要放很久才热.
门被我开得嘎吱作响.
还记得门口的电灯开关是声控的.

乘老旧的电梯到楼下,
室外迎面的冷风能吹走脸颊上所有的红润.
扬花般飘散的雨打在我已经收缩的毛孔上, 一如往常.

这些大概是我在上海最难忘的过程了吧.

可当我在这年夏天再回到那里的时候,
却在没有找到那份平静的幸福.
或许是因为空气燥热的缘故. 但愿是.

我去到了留下或泪水的虹桥机场,
在那我曾蹲着和母亲讲电话.
当她的哭腔震动我耳膜的时候,
冻结的空气没有阻止眼泪从我的脸颊滑落.
我去到了那家我曾经从上午坐到天黑的 Haagen-Dazs.
重新坐在了那个靠窗位子上.

只是窗外的景致不同上次——长风衣换成了干净的 T-Shirt.

我去到了当时温存了许久的朋友家里,
原来厚厚的两床被子换成了凉席.

物是人非?
现在连物也不是.

2006 年 2 月在上海,
这段时间的脉络.
也许我一辈子都只能在脑海里找寻了.

午夜我发短信给莫莫, 说,
我在想念一些不能再拥有的感觉.
好让自己不忘记他们.

BGM: 原谅 by 张玉华

原谅把你带走的雨天,
在突然醒来的黑夜,
发现我终于没有再流泪.
原谅被你带走的永远,
是终究快要走到明天,
痛会随着时间好一点.
那些日子你会不会舍不得?
思念就像关不紧的门,
空气里有幸福的灰尘,
否则为何闭上眼睛的时候,
那么痛(又全都想起了).
谁都别说,
让我一个人躲一躲.
你的承诺, 我竟(然)没怀疑过.
反反复复.
要不是当初的温柔(要不是当初深深深爱过).
毕竟是我爱的人, 我能够怪你什么.
(我试着恨你, 却想起你的笑容.)
原谅把你带走的雨天,
在突然醒来的黑夜,
发现我终于没有再流泪.
原谅被你带走的永远,
是终究快要走到明天,
痛会随着时间好一点.
原谅把你带走的雨天,
在渐渐模糊的窗前,
每个人最后都要说再见.
原谅被你带走的永远,
微笑着容易过一天,
痛会随着时间好了一点.



One Response to “Shanghai the past.”

  1. Anonymous says:

    我想有些感觉也许就是找不回来了.特别是当我们很特意去找寻的时候,越是找不到.就象这次又考进了本校,我甚至可以想象到时候我看着我所熟悉的一切却看不到我熟悉的人.在那些熟悉的地方发生过的事,恍若一眨眼还是昨天.可是昨天已经那么远.

Leave a Repl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