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回复.

September 9th, 2006 / 10:17.

to HR,
我的心结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开.
可能我的确需要一个环境和征程去透个气.
去一个地方独自旅行,
令自己更加坚定期望的生活,
足以任性到不顾虑家庭.
或者让自己想通去上学,
也是好的.
存世, 是修行, 是朝圣.

to 匿名 and 柒柒,
适应环境, 与难以重获的友情,
对我也许不是主要的问题.
我只是不想用三年来痛苦泅渡到未必美好的彼岸,
其他的适合我的方式,
或许同样能让我摘到彼岸花.

to skywing,
与你同样的将旅行作为生活的期许.

flow, flowers~

September 7th, 2006 / 13:39.

flow, flowers~

Click to enlarge.

horizontal.

September 6th, 2006 / 13:43.

horizontal

Click to enlarge.

I can NOT go on ANYMORE!

September 6th, 2006 / 12:45.

我没有力气了.
无论从身体上还是心理上.
没有心力适应这个新环境或是去学校继续学业.

如果是半年前我会像当初那样一走了之.
但现在我看尽了父母的难过. 心中充满了不忍.
在妈妈微笑着接过我手中书包的时候.
在爸爸起早开车送我去上学的时候.
我都明白这时候放弃会给他们带来怎样的伤害.

可我真的心力交瘁不想去上了.
我试过说服自己,
但在反复不知道多少时间多少次的思考以后,
我都认为我应该要我自己要的生活.
可现在让我与父母翻脸太难了.

早上坐爸爸的车去上学,
我放莫文蔚的< 手>,
那首歌是我第二次出走上海回来那天去机场路上放的.
听着听着我就忍不住流泪.
是我想起了我要的生活.
漂泊和在远离家的地域居住.
父亲问我怎么了,
我说我仍然不想上.
他说克服了这一段就好了.
可这句单薄的话完全不足以给我的心增添哪怕一丁点力量.

查看本篇的剩余部分 »